真正牛逼的人,从不轻易看不上别人

1

朋友在一家著名公司实习,周末一起吃饭吐槽。

公司很好,部门领导为人nice ,同事相处愉快。

她主要负责组织出国讲座,联系场地、布置位置、安排人员,还有组织现场。刚去的时候谁都不熟悉,人不认识几个。

我们坐在靠街边上的小店里面,喝奶茶,晚风习习,很惬意:

“刚去那一次,我在公司门口拿讲座的资料,不知道讲座地点在哪里,正好碰到门口一个职员。她戴着公司标牌,一身素色的上衣、齐膝裙子,带着眼镜,气质知性。”

“这是哪个部门的老师?”我插话。

“她踩着高跟鞋,从上往下看我,双手交叉抱在胸前,不耐烦地说:‘你们是实习生啊,小点声’”举手投足都在告诉你她比你先来,你不过是一个实习生而已,赶快对她毕恭毕敬。

“后来我才知道”朋友接着说,“她其实是前台阿姨。”

故事还没完。好几次朋友周末去公司,都碰到一个头略有点秃,戴着眼镜的中年男人在一间办公室里加班。

“有一次等电梯,碰了个正面。他赶紧跟我打招呼,神情慎重:‘准备回去了啊。’”

“你猜他是谁?”

我喝了口茶,接话:“听你这意思,他应该是个大boss啊。”

“没错,我第二天问了同事才知道,他是这大厦两层楼两个子公司的老板。”

对比过于鲜明,我不禁哑然失笑。

2

《欢乐颂》里,曲筱筱第一次见到樊胜美,是在樊胜美的出租屋里。

樊胜美带着炫耀说要去聚会上“掐尖儿”,这个曲筱筱根本不想应付的聚会,樊胜美得处心积虑去争取。不仅如此,樊胜美提着一个和她一样,但是高仿的包包,在她没太注意之前,赶紧顺手换了另外一个。

这些曲筱筱人精一样,怎么不一眼就把樊胜美看穿。后面很多集里,曲筱筱眼里的樊胜美,就是一个虚荣的捞女,她看不上她。

而看不上樊胜美的曲筱筱,在赵医生的面前得装,她怕他知道,她曾经就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。

而真正厉害的安迪,她不装,开着法拉利出入一般小区,一个包包动辄上万。在她眼里车就是车,不是符号,不是人群里用来互相识别,或者互相炫耀鄙视,用来彰显财力、阶层的道具。她穿着华丽,你却觉得她非常朴素。

她的邻居们,虽然跟甚至不是一个阶层,她欣赏曲筱筱的闯劲和古灵精怪,羡慕邱莹莹的简单快乐,真诚帮助职场小白关雎尔,没有因为外在高看或者低看任何人。

越low的人,越容易看不上别人。

轻视和看不上可能也是是一种营销售卖的技巧吧。有一次我陪一个闺蜜去逛街买太阳伞,逛了好几家店,一把好看防晒又实惠的太阳伞还没有买到。转角处我们进了另一家商店,这是一家神奇的商店,他们家不仅卖衣服,也卖太阳伞。

营业员很热情:“你们要什么雨伞啊,我们这里有不同价位的。”

“这个很好看啊”,我指着一眼望过去最好看的说。

“这是我们这一季新款式的雨伞,一千。”

我们准备转身走,另一个售货员赶紧走过来:

“现在什么东西不要几千大几百啊,你看你们两这么漂亮要男朋友给买嘛,昨天有个富二代,带她女朋友来不仅买了雨伞,衣服都买了好几套。”

她用一眼洞穿所有顾客的眼神,瞟一眼你。

天知道雨伞还需要什么最新款,我拉着闺蜜走得更快了。千万不要进入他们的逻辑和思维里。

3

傲慢和偏见比我们想的还要无处不在。似乎只有看不上别人,才能凸显自己的优秀、高端与成功。

看英剧的看不上看韩剧台剧内地剧,理科生看不上文科生;自以为高雅的看不起显得庸俗的;看《时代周刊》、《纽约客》的看不上看《万象》《天南》的,看《新周刊》、《城市画报》的看不上看《读者》>《故事会》《知音》的。

可是总是看不上这个瞧不起那个的人,他们很可能自己就是半吊子啊。因为自信心虚弱,所以要抢先站上鄙视链的高一环,用自由拥有的或名牌、或出身、或好车,乃至先来后到碾压你,因为他们内心虚弱而又曾经备受摧残。

真正厉害的人,不轻易轻视人,也不随便看不上人。他们的世界里很少阶层的标签,名牌学校的符号。因为他们要么受过良好的教育因而修养良好,超脱了单纯外在的追求。要么因为自己由下而上的奋斗,知道强大冷暖自知的过程。

他们因而贴地气,不张狂,哪怕你不够强大,他们尊重每一个人,把自己放得很低。而只有把自己放得越低的人,往往才能飞得越高。

他们知道实力、财力、美貌、车、房、地段、名牌,乃至学历和可以拿来做谈资弄风雅的学识、文化,这些都是外物而已。也许我们在钢筋水泥的都市、红尘滚滚里,追求得太久了,都忘记了在另外的层面上,我们每个人都别无二致。

但愿我们能成长为一个内心强大,少很多偏见和轻视、真正牛逼的人。

Roy T.Burns

An engineer, ideologist, strategist and foodie.

Subscribe to Roy T.Burns’ Blog

Get the latest posts delivered right to your inbox.

or subscribe via RSS with Feedly!